Ruisin

☆幸会☆
这里Ruisin/星霾/星辰
怠情画手

aph/凹凸/es

过激米厨/嘉吹/真p

米英/露米/瑞嘉/泉真
基本杂食

感谢你的关注

头像找葡萄萄约的稿!!

嘉德罗斯中心向。

死命给cper打call!!!!

Ruison:

嘉嘉中心,微瑞嘉瑞无差。短短的2000+。
是给我cp兼绑画的贺文 @Ruisin ,不要脸的混个更。
这里有个小设定格瑞是在煤老板安哥和雷总之后才来比赛的,以及我真的不是安哥雷总和煤老板的黑!!我很爱他们!
ooc属于我,人物属于七创社。
原著向。


9.1星霾生贺。
愿我们长达十四年的感情万古长青。


1.
  嘉德罗斯从有意识开始就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存在。
  智慧的结晶。禁忌的产物。以及他人口中的“那位大人”。
  其他人待他总是敬畏的,不敢近一步。在背后闲言碎语时却满是怨气,仿佛是他嘉德罗斯生来欠了他什么。
  他嗤之以鼻,将那些烦人的纷纷议论踩在脚下,在自己的世界里为王。
 


  傲慢、狂妄、自大、不可一世。任何与之相关的词语安在嘉德罗斯的身上都不为过,不如说他正是这些词的结合体。
  而他的资本来源于他的强大。
  人们常念叨他的力量也是拜那几位大人所赐,他怎么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?
  他们的智慧成就了嘉德罗斯。他们的技术构造了嘉德罗斯。
  所以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在他之上,自以为能够随意地命令他,操控他。


  愚蠢。可笑。痴心妄想。
  区区渣滓而已。


  不管是这份力量也好,还是这份强大也罢,
  都是他嘉德罗斯的东西。


2.
  温暖的阳光,娇艳的玫瑰,美丽的蝴蝶,和湛蓝的天空。愚蠢的渣滓们认为这些就能讨他的欢心,就能造就他。但嘉德罗斯不喜欢脆弱之物。
  剪断的玫瑰无法吸引蝴蝶,遮住的天空无法带来阳光。
  瞧瞧,如此简单便能夺取的事物,他不喜欢,也不需要。


  强者不需要脆弱之物。


  唯有鲜血、拼杀和死亡才能造就嘉德罗斯。


  沉寂在血液里的本性开始蠢蠢欲动。嘉德罗斯不再满足于做自己的王。
  他想要成为高于一切生灵的王——就连神明也得对他俯首称臣。
  纵使如此,他依旧对王冠与宝座不屑一顾。


  这只是征服欲罢了。
  强者对世界的征服欲。
  无聊的征服欲。


  终于,嘉德罗斯打破了束缚,将一切都抛在脑后,踏上征途。
  前路未知,他亦不惧。


3.
  初来大赛的嘉德罗斯太过于耀眼,就像太阳一般,他浑身上下散发的张狂灼伤了其他人的眼睛。
  这样的人断断不能久留。


 
  一开始受到一队人围攻时嘉德罗斯是兴奋的。系统匹配的武器很顺手,他紧握武器的上端,明明千斤重却轻似鸿毛。他一刻未松手,身体愈发疲惫大脑却愈发兴奋。滚烫的鲜血溅在他的脸上,很舒服,是他最喜欢的温度。
  从所未有的快感侵袭大脑。嘉德罗斯露出一口白牙,笑得令人心肝一颤,后背发凉。


  血顺着指尖滴落。白色的上衣染了大片大片的红色,混在一起分不清你我。
  快感和兴奋皆退去了,几欲燃烧的血液归于平静。他终于意识到这只是一场闹剧。
  嘉德罗斯扫视四周。他站在废墟之中,周围元力回收的光芒散开飞向空中,竟生出凄凉的美感。原先的一队人只余下两个奄奄一息的人靠在一起苟延残喘。他感到无趣,武器化作粒子消失,转身离去。


  “……怪物……。”颤抖的女声带着哭腔响起。


  他的脚步不为此停留,过长的围巾扬起优美的弧度。他吐出两个字。
  “渣渣。”
  疼痛混着疲惫如潮水般一阵阵袭来,他越发清醒,也越发失望。


  这里没有他的对手。



4.
  嘉德罗斯成为了大赛第一。


  参赛者接连而至,他依旧站在最高点俯视众生。他想要的人没找到,烦人的虫子倒是来了不少。
  他拿他们打发时间,但终究还是厌了。


 
  强者不该在废物上浪费时间。


  于是嘉德罗斯有了雷德和蒙特祖玛。
  他站在高处,说,渣渣交给你们,能让我出手的只有真正的强者。
  届时他的跟班们正在人群中拼杀,闻言点头应是,对他袖手旁观没有任何异议。


  赶跑了几波找事的人,雷德擦了擦脸上的血迹问他:“老大,能让你出手的人是谁?”
  “很强很强的人。”答非所问。
  “那就是雷狮?大赛第三!”
  “狡诈的渣渣。”
  “……那就是银爵?”
  “黑乎乎的渣渣。”
  “……那安迷修呢?就那个自称‘最后的骑士’的家伙。”
  “天真的渣渣。”
  “老大,”雷德表情复杂,“你是挑对象还是挑对手啊?”


  几秒钟后,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坑。


  嘉德罗斯从灰尘中走出,不在意身后趴着装死的跟班。
  “希望下一批参赛者里会有我的对手。”
  他说。
  “不要让我等太久。”


  几个星期后,雷德告诉他上一批新来的参赛者里来了个厉害角色,现在已经成为大赛第二了。还吧啦吧啦说了一堆,比如他来历不明啊,独行侠啊,所见皆可斩啊什么的。
  “哦,”嘉德罗斯一贯散漫的视线望向冒着气泡的岩浆,“有多厉害?”
  “呃……”雷德挠了挠脑袋,“大概和其他几个前五的差不多?不怎么清楚。”
  他垂下眼帘。
  “没意思。”平平淡淡的语气。
  紧接着,雷德眼睁睁地看见他跌入了岩浆,不见人影。


 


高温包裹着身体。
  都是渣渣。嘉德罗斯想。


5.
 
他没有改变那个想法。


  直到那锋锐的刀意挟着杀气显现于天地之间。空气一瞬间凝固,又转瞬间掀起惊涛骇浪,排山倒海地向它的猎物袭去。
  嘉德罗斯不为那惊人的气势而惊讶,他看到那柄刀,泛着绿意的刀身在光线下闪出凌冽的冷光。他眨了眨眼,想到柔软的雪停留在那危险的刀尖上的美丽景象。
  真是莫名其妙。他心说。


  “没想到竟然被人抢先了,”雷德说,“老大,我们撤?”
  没有回答。
  粒子浮现在指尖,他摇头,无声地咧嘴笑了:“你们撤。”
  下一刻,清冷的银色与张扬的金色相撞。
  天地色变。


 
  两个武器发生碰撞产生的花火还未完全在空中溅出弧度,它们分开,又如老友般再次相遇,把周围的气流搅得乱七八糟。大地龟裂开来,裂纹爬满干燥的泥土。突然间猛地一沉,虚空凭空出现在脚下,黑暗张牙舞爪,就要把他们吞没。两人同时飞身而起。
  碎石乱溅,尘土飞扬。
  嘉德罗斯眯了眼睛,感受到愉悦爬上心头。
  那刀意凛然,如同冰凉的寒风迎面扑来,正如其人。他隔着碎石和阳光看向不远处手持斩刀面无表情的人。
  淡淡的紫色落入一大片金色中。


 
  “——所见皆可斩的格瑞。”
  他挥了挥棍子,在手中挽了个花,然后露出不可一世的招牌笑容。
  “有点意思。”


  他和他最终相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Fin-

评论

热度(22)

  1. RuisinRuiso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死命给cper打call!!!!